银行理财入股权有多少“缺口”?

发布于:2022-05-11 17:16:31 阅读: 评论:5 来源:股票怎么玩

近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16条措施之一鼓励银行理财子公司申请公开发行基金牌照从事公开发行基金管理业务。然而,这可能只是短期内的美好愿景。

虽然一直有“提高权益类产品比例”、“大力发展权益类产品”的呼声,但银行理财进入权益类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从条件的成熟度来看,银行理财的股权投资水平不足以匹配公募;牌照申请也有很多困难。

原因如下:由于人才储备、激励机制、投研体系、投资决策流程(风险决策是信用文化VS基金公司投资经理负责制下的本质决策)、风险控制能力、科技制度等先天不足,银行很难将财富管理成权益。银行的信用文化带来的;同时也面临着系统诸多技术层面的刚性约束。

本文试图探讨银行理财收益权遇到的技术约束。

权益其实去年就减少了。

目前银行理财权的规模还比较小。据记者了解,几家金融子公司的权益类资产主要是优先股。虽然包含在权益中,但是投资优先股的逻辑和投资股票的逻辑是不一样的。

一名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笔者:成立至今其权益市场的配置比例较低。如果不考虑银行优先股和其他金融机构优先股资产的情况,其权益类资产占比还不足2%;如果把优先股包括进去,也不到6%。

官方数据也可以详细描述银行理财权益类业务的发展困境。虽然有些滞后,但应该离现在的情况不远了。

要不是困难重重,这事就不会发生了。截至2021年底,投资于权益类资产的理财资金余额仅为1.02万亿元,比2021年6月底的1.17万亿元少1500亿元;占比仅为3.27%,比2021年年中减少0.81个百分点。与资管新规发布前相比,2021年末权益类配置比例下降高达9.03个百分点。

要不是困难重重,也不会截至2021年底。权益类理财产品余额仅为809亿元,仅占全部理财产品的0.28%。理财的权益仅同比增长1.09%。这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增幅被固定收益类产品22.8%的同比增速(26.78万亿元)和整体银行理财12.14%的规模增速所碾压。

也就是说,无论是从规模、占比还是增速来看,去年下半年银行理财的权益类资产都不是增加了,而是减少了。

今年股市动荡以来,上证综指苦苦守住3000点。记者了解到,配置了多款以“公开募集基金”为主题的权益类理财产品。因为一季度a股市场大幅调整,新增投资利润大幅下降。此外,债市的反复造成了产品一季度的最大回撤。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权益更加谨慎。”一家大型财富管理公司的投资经理如此坦诚,他的想法很有代表性。

文化整合的隐形问题,以及历史机制的束缚

很多银行理财从业者的普遍认识是,银行天生包袱就比较重,要达到投资者设定的业绩基准。在市场波动和信用风险增加的情况下,很难找到理想的投资品种。

由于银行信贷文化和企业风险偏好的影响,银行在金融投资决策过程中,往往从风险和波动的角度出发,追求绝对收益。公司整体策略相对保守,策略的多样性有限。在公募基金中,实行投资经理负责制,每个投资经理负责根据所管理产品的策略进行投资,具有更高的投资决策灵活性和更多样化的策略。

银行理财与生俱来的桎梏注定了它难以立即颠覆

兴业在其最新的研报(《如果理财子有公募基金牌照》)中指出,与公募基金相比,现阶段银行理财参与高风险产品(即权益类产品)是“小步慢跑”。原因是银行理财由投委会决策主导,团队内部竞争强于外部攀比;公募基金已经熟悉了股权甚至Reits等另类资产的创新。通过相对收益考核和投资经理负责制,激励机制更加开明。

一位帮助搭建银行理财内部考核框架的顾问告诉《中国日报》记者:在成立后的前一两年,很多银行理财公司也制定了收益等考核指标,但这些收益指标往往并不独立。你什么意思?即这些指标通常是建立在内部核算层面上,让相应的部门更好地实现全行的总体目标,而不是真正督促资产部门独立投资盈利,更谈不上从激励机制上保障银行的财务管理开展股权业务。

事实上,在“二八分化”效应同样明显的银行理财行业,几家品牌影响力日益凸显的大型财富管理公司已经成立了以市场化招聘人才为主导的投研团队,进行更多的权益类资产配置。但一个事实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团队在工作风格的融合和薪酬激励的设置上仍然有很大的挑战。

当然,薪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讨论雷区。理财经理的待遇是“背靠背”的,很难有一个公开的标准来衡量理财经理的个人薪酬在资产管理行业同岗位中处于什么水平。但就个人的感受而言,在之前一系列关于银行理财的报道中,笔者听到最多的就是“收益无弹性”的说法。

一位有券商研究所从业经验的头部银行理财公司研究员对中国记者表示,目前的薪酬无法和较大的券商相比,和中小券商的非首席级别差不多,但几乎不灵活,因为“股票投入太少,研究成果很难落地”。

另一位受访研究员指出,金融公司其实对研究员的自驾要求更高。因为它现阶段的投研体系还不如券商和公众公司。

募那样成熟,基于周期设置不同的策略,它更多是鼓励研究员个人凭借自己的兴趣去拓展研究边界。但这种模式在现阶段可能还勉强可以,长远来看,并不足以支撑理财子与公募基金等资管机构在市场上竞争。

中金公司银行团队在进行相关调研后,发表过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理财子应重塑上层建筑以适应资产管理的智力资本驱动型特性。开展权益业务应给予智力资本足够的尊重,理财子公司应该提供更为优厚且有效的薪资和晋升渠道,以吸引更多优质投研人才加入。

即使不谈内部体制机制,外部掣肘也很多

除了众所周知的公募基金更具免税优势(通过大额分红规避债券交易的资本利得税),其实银行理财发展权益,还面临着很多比公募基金严得多的监管约束。

首先是打新资格。为什么专门拎出这一条,是因为多家银行理财此前均有发行打新主题的权益类理财产品。

中国证券业协会将参与网下打新投资者划分为A、B、C三类,其中A类投资者可分配不超过30%的发行规模,C类投资者可不超过20%的发行规模。一般来说,A类打新收益可达到C类的2倍。银行理财的打新资格只是C类,而公募基金为A类。

在销售环节,客户要能买到权益类理财,就已经很麻烦。

银保监会《理财公司理财产品销售管理暂行办法》里面有一条规定,对于从业人员来说其实是棘手的。它的表述很简单:“除非与非机构投资者当面书面约定,评级为四级以上理财产品销售,应当在营业网点进行。”

这意味着什么?权益类理财通常都是R4及以上风险级别,要求投资者临柜面签才能购买。在很多银行理财销售人员看来,这其实拉高了投资者的购买门槛,且严重降低了理财经理推荐的热情。

“我们不奢求像公募一样实现互联网平台销售,只要能跟公募基金拉齐标准,实现远程面签,减少临柜客户的难度就很知足了。”一名理财公司销售部专业人士如此直言。

综上,银行理财入权益,虽然不像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但确实也不是一蹴而就,一马平川。因为由历史带来的硬性制约和软性制约很多,从业人员拿着受限于银行体系、缺乏弹性的考核薪资,面对着净值回撤容忍度远没有基民高的客户,承担着追求绝对收益的业绩压力并面临更严苛的声誉管理。

我们在各种论坛上,总是能听到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高管代表们,直言不讳地分析自己的劣势:比如体制机制灵活度不足、权益市场投研能力与经验不足、人才队伍建设相对滞后、科技系统相对薄弱等。这充分说明大家的认知极为清醒,只是短时难以改变。

但实际上,这几个表现实际上是互为因果的,或许真的要抓住其中一个节点攻破,才能全盘疏通。期待全新出发、完全卸下老担子的银行理财,今年能够往市场化进一步、再进一步。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