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明明中了新股 券商说是‘假的’ 57岁股民赚不到30万?愤怒的经纪人 法院宣判

发布于:2022-05-11 17:16:33 阅读: 评论:6 来源:股票怎么玩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刊登了一起因玩新游戏引发的离奇情节。具体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来看看。

短信告知中签

光大证券营业部却说“假的”

判决文书显示,2020年7月,57岁的山东威海股民林荣忠在光大证券威海海滨北路证券营业部开立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

2020年9月10日,林荣忠收到光大营业部的中标短信,通知其所购买的思瑞普股票中标。为了确定短信的真实性,林荣忠给光大营业部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中标的真实性。光大营业部工作人员告诉他没有中标,并称短信是假的。

 太奇葩!明明中签新股,券商却说是

2020年9月21日,林荣忠又收到了思瑞普股票上市的短信通知,林荣忠的股票账户里又多了两只股票。此时,林荣忠发现自己真的中签了,但由于账户资金不足,只成功购买了2股。此时思瑞普股份已经上市,无法购买。

林荣忠认为,他打了三个电话询问光大营业部短信的真实性,光大营业部都告诉他没有中签,导致498股没有申购成功。按照以下计算,2021年11月11日,原认购的2股思瑞普以每股819.99元的价格卖出。林荣忠认为自己的损失应该在35万元以上。

期间,林荣忠多次与光大证券上述营业部沟通,均达成满意的赔偿结果。

2021年1月22日,林荣忠向光大证券北京总部投诉,并多次向证监会投诉。2021年2月23日,证监会派出中证资本市场法律服务中心山东调解工作站人员寻求调解,但调解未果。

林荣忠告诉自己,因为光大营业部的问题,林荣忠无法购买中签股份,给林荣忠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结果他患上了抑郁症,需要长期服药,承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诉至法院要求处理。

责令光大营业部双倍赔偿股票损失599880.84元、医疗费13290.7元、会议室租金2000元、精神损害赔偿10万元,共计83万余元。

光大证券辩称

没有通知新股中签的法定义务

在一审判决中,光大营业部从四个方面进行了辩护。

一、2020年7月,光大营业部没有通知林荣忠新股申购中签的法定义务。,林荣忠通过网上开户方式在光大营业部开立普通账户,资金账号为33302511,并书面签署了《证券交易委托代理协议》、《买者自负承诺函》、《风险揭示书》等相关文件。同月,林荣忠在光大营业部以现场方式开立了资金账号为9000607的信用证券账户,并签署了《融资融券合同及风险揭示书》、《客户声明与承诺(个人)》等相关文件资料。其中《证券交易委托代理协议》指定了光大营业部承担的委托代理义务,包括接收和执行甲方(客户)的合法交易指令,进行资金和证券的结算等。但对新股缴款通知书没有约定。以上协议均由林荣忠本人阅读并签字,不违反法律规定。在没有任何法定和合同义务的情况下,光大营业部为了服务客户,仍然向林荣忠发送了通知短信。

第二、林荣忠未对其资金账户金额是否足以全额缴纳申购股票资金尽到注意义务。思瑞普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瑞普公司),在《首次公开发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公告》也公告称,投资者应自主表达认购意向,并确保其资金账户在新股认购成功后的2020年9月11日(T 2)有充足的新股认购资金。2020年9月11日(T 2),并列主承销商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公布中签结果。此外,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也促使林荣忠对客户账户内的交易和资金记录进行了核查。林荣忠在获得思瑞普的认购信息时,在相关公告中明确表示。林荣忠作为资金账户的管理人和所有者,必须关注认购结果,并在购买股份后及时付款。即使林荣忠没有通过发行公告所列的官方渠道查询是否中签,也可以通过登录交易软件和相关互联网渠道查询。

此外,双方在第三、关于林荣忠向光大营业部原工作人员咨询新股中签事宜。因为原工作人员已经离职了,其无法核实相关情况。普通账户与信用账户的资金账号是独立且完全不同的,林荣忠是在信用账号中申购的新股,如果林荣忠未向光大营业部原工作人员提供准确的资金账户信息,工作人员是无法为其提供准确中签信息的。签订的《网下初步配售结果及网上中签结果公告》协议中写明:“乙方通过各种委托方式向甲方提供的各种信息和数据仅供甲方参考,甲方对其所有证券交易的查询、资金与证券的对账以乙方盖章的声明为准”,林荣忠拨打光大营业部原工作人员手机获得的相关信息仅供林荣忠参考。林荣忠不能以此信息存在错误为由向光大营业部主张赔偿。

第四、林荣忠主张的损失无任何依据。林荣忠声称的损失是由于他的失败造成的。

足额缴纳中签新股资金所致,与光大营业部无关,与光大营业部是否告知其中签无因果关系,且林荣忠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

在庭审中,光大营业部提供光大证券金阳光APP交易软件操作截图一份,该截图记载通过APP一键打新项下的功能,能够查配号、查中签、代缴款等事项,证实林荣忠中签后,可自行登录光大证券金阳光APP交易软件查询申购配号及是否中签等信息。

林荣忠质证称,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其不清楚有该功能,其在光大营业部开立证券账户前,曾在其他证券公司开户,也进行过新股申购,其他证券公司除发送短信通知中签外,还电话通知其中签,其不清楚还有其他获知新股中签的方式。

根据本案的关键人物——光大柜员秦蓬威自述,在2020年6月1日至2021年4月1日在光大营业部柜员岗,现已离职。

客户林荣忠先生于2020年9月10日通过光大证券融资融券账户中签思瑞普,该客户手机收到中签信息后,当天通过拨打光大营业部柜员秦蓬威的手机号询问中签情况,由于秦蓬威刚入职不久,只知道在集中柜台查询,查询后无中签记录并如实告知客户没有中签。

2020年9月16日,林荣忠在自己持仓里查询到该股票申购到2股,得知自己中签,再次给柜员秦蓬威打微信语音电话,通过咨询其他人得知信用柜台可以查询中签记录,查询后得知客户中签未缴款,马上告知客户并道歉,同时第一时间告知营业部经理,营业部经理了解情况后与客户电话沟通安抚客户并告知会尽快提出解决方案。

期间,光大营业部总经理姜超和柜员秦蓬威曾商讨出解决方案,光大营业部提出的方案为:股票上市当天,林荣忠在当天开盘时现价购买500股客户中签的股票(思瑞浦),将中签的股票按上市当天市场价买回,中间产生的差价由柜员秦蓬威承担。

按照思瑞浦上市交易当日的开盘价为250元计算,光大这边需要承担12.5万元。

林荣忠当时表示同意这个方案,但是在上市交易的头一天,林荣忠因为担心当天购买股票上市股价下跌又无法卖出,拒绝了光大营业部提出的方案,并提出要求赔偿500股中签股票按照1年内该股最高价赔偿自己的本金和利息。

随后,营业部与林荣忠多次电话调解,林荣忠依然要求公司高管与他致电协商解决问题,要求公司赔偿500股中签股票,并按照1年内新股最高价赔偿自己的本金及利息。

按照林荣忠提出的赔偿方案,一年之内的最高价为717.39元。如果按此价格赔偿,光大证券需赔偿约36万元。

 太奇葩!明明中签新股,券商却说是

法院判决:按照上市首日最高价赔偿

最后法院是如何判决的呢?

根据裁判文书显示,法院认定林荣忠股票合理损失为思瑞浦股票上市交易首日买入498股思瑞浦股票需要支出的最高金额127154.34元(255.33元/股×498元)与申购498股思瑞浦股票所需金额57623.58元(115.71元/股×498元)之间的差额即69530.76元。

林荣忠主张上市交易首日之后因股票价格上涨所受损失,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且属于其可采取合理措施避免扩大的损失,故本院不予支持。

光大营业部工作人员在林荣忠申购中签后虽向其提供了错误的中签信息,但并无证据证实光大营业部系故意向其提供虚假信息从而构成欺诈,因此林荣忠主张双倍赔偿股票损失,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案涉纠纷发生后,相关调解机构组织本案双方进行了二次调解,林荣忠在酒店租用会议场所供双方使用,必然支出场地租赁费用,且其提供了相应的发票证实实际支出该费用,因此林荣忠主张的2000元会议场地租赁费,属于其合理损失,法院予以支持。

本案双方间产生纠纷并不必然导致林荣忠产生疾病,故其主张的医疗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支持;林荣忠在本案中并不存在人格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林荣忠上述合理损失共计71530.76元,由光大营业部按照本院酌定承担70%即50071.53元。

 太奇葩!明明中签新股,券商却说是

在二审最终判决中,法院维持了原判。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