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头条]四川首富刘沧龙的沉浮

发布于:2022-06-21 15:04:45 阅读: 评论:11 来源:理财经验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蔡越坤 2020年4月25日,成都双流机场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故:

一架编号为B-8275的湾流550私人飞机的机翼在机场外的施工区被起重机碎片击碎。事故造成的维修费用高达288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86亿元。

湾流G550公务机是国际顶级远程喷气式公务机的代表机型之一,可以从巴黎直飞东京,性能优越。世界上许多顶级亿万富翁都选择它作为他们的私人飞机,一架湾流G550喷气式飞机的价格约为4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9亿元。

成都双流机场受损的湾流G550私人飞机的主人是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董事长刘沧龙,当地著名大亨。

私人飞机受损后不久,刘沧龙为实际控制人的四川信托于2020年6月陷入兑付危机,旗下TOT(Trust of Trusts)产品逾期,涉及规模超过250亿元。

刘沧龙的“厄运”还不止于此。

2021年6月7日,四川宏达股份(600331。SH,以下简称“宏达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沧龙因涉嫌违反信托使用委托财产,已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此时,曾经在40元附近的HTC股价,已经在6月11日跌至2.19元。与之相对应的是,根据HTC的年报,其2020年净利润亏损高达22亿元,远超市场预期。

从他的发迹到财富的积累,艰难的岁月,再到四川信托,这位四川富豪40多年的风风雨雨令人唏嘘。

矿产发家

刘沧龙,1955年2月出生于四川什邡,66岁,是改革开放后从乡镇企业成长起来的一批企业家之一。

1972年8月,快满18岁的刘沧龙参加了四川省什邡县朱敏榨油厂的工作,成为一名榨油工人。23岁的刘沧龙才华横溢,很快在1977年成为民主油厂的副厂长,1978年成为厂长。

1979年,有这样的背景。农民有了土地之后,化肥就稀缺了,刘沧龙看到了商机。他借了500块钱,和同事一起决定生产磷肥。生产地点是民主油坊。当时油坊还有半年的寿命,还有半年的空余。刘沧龙买了磷矿粉和硫酸。油坊空闲的时候,他挖了几个土坑,尝试生产磷肥。当时的生产仓库只有40平米。刘沧龙克服了各种困难,磷肥试验获得成功。这种磷肥也被称为“当当”

同年,刘沧龙创办了什邡县民主磷肥厂,历时12年。通过生产磷肥,刘沧龙积累了第一桶金。

什邡县民主磷肥厂也是宏达的前身。

1992年,什邡县民主磷肥厂更名为四川宏达联合化工总厂。1993年,四川宏达联合化工厂改制为四川宏达化工有限公司。

1994年,刘沧龙带领宏达化工启动了电解锌项目。电解锌的上游是有色金属矿产。为了工业产品的充足供应,刘沧龙决定进入采矿业,这最终使他变得富有。

从1996年开始,刘沧龙先后收购了周边6家企业,开始一步步构建自己的职业版图。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99年11月,以1.11亿元全资收购四川实华集团公司。

1998年,刘沧龙以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为母公司,四川广汉平原工业总公司、四川蜀兴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四川石棉选矿厂为控股公司,共同组建了四川宏达集团。

2001年12月20日,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600331。

46岁的刘沧龙迎来了他人生的高潮。

2003年,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宏达股份。同年,

6亿元的现金,收购了储量规模位居世界第四、亚洲第一的云南兰坪铅锌矿,并成立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同时,刘沧龙还出资2.8亿元,拿下中国国际期货(博客,微博)经纪公司46.9%的股权。

自此,刘沧龙的财富积累不断加速,矿业版图不断扩大,四川甘洛铅锌矿、攀枝花钒钛磁铁矿、云南怒江跑马坪铅锌矿、西藏铜钼矿、新疆煤矿等等均被其收入囊中。

2010年,刘沧龙以130亿元财富,位居当年胡润富豪榜的矿业富豪榜首,成为中国最有钱的矿产大王。

也正是在这一年,宏达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重组了四川信托有限公司。

艰难时刻

2013年,宏达集团参股为第一大股东的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10.SZ,下称“金路集团”)陷入了麻烦。

金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四川汉龙集团的刘汉,其于2013年4月被调查,并在两年后因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于2015年2月9日执行死刑。

刘汉是刘沧龙的堂弟,加上两人同处于矿业,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又有互相持股关系,刘沧龙或因为刘汉案件受到影响。

坊间称,汉龙集团取名源于刘汉和刘沧龙、刘海龙兄弟三人的最后一个名字而成。

刘汉出事之后,2013年9月,宏达集团把金路集团的持股授权给德阳国资代为行使表决权。刘沧龙就此接受过媒体采访,表示宏达集团本来也是被动成为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的,国资方面既然愿意管,自己也很乐意,就成了。

刘沧龙曾对媒体表示自己与刘汉是相隔很远的堂兄弟,业务上没有什么关系。

但无论是宏达集团位居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还是云南兰坪铅锌矿上的经营合作,似乎刘沧龙与刘汉都存在交集。

此前有媒体报道,宏达股份拿下亚洲规模第一的兰坪铅锌矿,刘汉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已经落马服刑的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案件中,就有明确涉及刘汉向其行贿以取得兰坪铅锌矿控股权的细节。

从公开信息看,至少从2014年12月来,刘沧龙没有公开出席活动,包括2015年2月的公司年会。在宏达集团的官网上,虽然隔三差五还会刊登刘沧龙的文字信息,但使用的图片是旧资料图片。

2016年以来,刘沧龙不接受记者采访,也不轻易在公开场合发言。

案发于四川信托

2010年11月29日,历经11年的整顿、重组、改制,在原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和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相关资产剥离、合并的基础上,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而设立的四川信托,在成都全新开业。

新设立的四川信托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3亿元,其中第一大股东宏达集团出资4.52亿持股比例为34.75%,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出资2.47亿元持股19%。两者合计出资近7亿元持有四川信托53.75%股权(目前两者合计持股为54.2%),实现控股,获得一张信托牌照。

四川信托刚重组成立的时候,刘沧龙出任四川信托董事长,显示出对这一金融发展平台的重视。

在开业仪式上,刘沧龙说,经历漫长11年重组而获新生的四川信托,将充分发挥地域优势,依托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战略,结合区域振兴规划,挖掘市场机会。

刘沧龙恐怕不会预料到,十年之后的四川信托爆雷。

宏达集团入主之后,四川信托一度飞速发展,成为行业前列公司。2016年,其累计资产管理规模突破万亿大关,信托收入也进入行业前十。2017年,四川信托再次提高发展目标。2017年一季度经营工作会,刘沧龙为公司做出五年规划的“2111”战略目标和“6个1000亿”发展方向。

然而,高目标的实现并不顺利。2016年之后,四川信托的业绩开始逐年下滑。2019年,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4.08%;实现净利润 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资本利润率为6.72%,创出历年来的新低。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四川信托每年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逐渐上升,2016年为5397万元,2017年为8219万元,2018年为1.55亿元,2019年为6.6亿元。

据悉,所谓资产减值损失,是指因资产的账面价值高于其可收回金额而造成的损失。资产减值损失属于损益类科目,在信托公司利润表的营业支出科目列示。按照常理,信托公司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可能是自营资产出现的减值,但更多是信托项目出现风险时,自有资金接盘进而产生的损失。

根据2019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四川信托的自营类业务存在较大的压力。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不良率由2018年底的4.82%大幅飙升至2019年末的22.21%。自营业务的不良资产也从年初的4.66亿元,增长到年末的22.4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翻阅四川信托年报的时候,发现2018年报和2019年报均提及了关于对“资金池”的管理:“在资金池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对资金池的流动性进行适时监测,并定期开展压力测试,进行缺口管理。同时,为稳定资金池的资金来源,公司对资金池产品进行统一定价、规范发行,并且不断加深同业交流与合作,丰富资金来源。”

多位信托从业者表示,“资金池”信托的危害在于,第一,形成影子银行;第二,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隐性刚兑的手段。

2020年6月,四川信托TOT产品出现大量逾期。“申鑫74号”、“芙蓉43号”、“申富129号”等多个产品均发生逾期。据四川信托官网披露,截至2020年7月31日,公司TOT项目存续规模251.60亿元。

此后,四川信托被紧急托管。

2021年3月12日,四川银保监局开出一张罚单,对四川信托罚款3490万元,创下了信托史上最大罚单的纪录。

四川银保监局给予四川信托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川银保监罚决字[2021]9号)显示:四川信托存在包括违规开展固有贷款业务,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偿还本公司其他固有贷款;违规开展非标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违规推介TOT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等13项违法违规事实。

宏达股份的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称截至2021年4月26日,四川信托仍处在四川银保监局管控中。2021年4月份,宏达股份在2020年年报中对四川信托长期股权投资进行减值归零,导致宏达股份2020年净利润亏损高达22.46亿元。

外界很难弄清楚四川信托的250多亿规模的资金缺口是如何形成的,在四川信托爆雷之后,刘沧龙除了主持宏达集团的工作会议,基本上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

2021年5月11四川信托官网公告,召开全面审计、评估和法律尽调工作启动会,进行工作动员和安排部署。四川信托全体高管、各部门主要负责人以及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相关人员参加会议,受托服务组提出工作建议,监管工作组有关负责同志出席指导。

截至目前,四川信托尚未有审计结果公布。

相对于刘沧龙被刑事拘留,四川信托的投资者更加关注后续产品兑付的方案。其中,6月7日,多位四川信托的产品投资者表示,还是希望尽快公布产品兑付的具体方案。

对于仅TOT项目存续规模超过250亿的四川信托,未来将何去何从,目前是一个未知数。

6月5日21点05分,四川信托的成都某个微信群传出一则四川信托实际控制人刘沧龙等被正式刑拘的消息。

6与6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就刘沧龙被刑事拘留的传闻,向宏达股份董秘王延俊求证,询问宏达股份是否会在当日刊发公告,王延俊未作出任何回复。

6月7日下午,宏达股份公告证实刘沧龙被刑事拘留。

在宏达集团官网上,刘沧龙拥有32个头衔——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届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全国抗震救灾模范、中华慈善奖、中国十大慈善家、中国最具社会责任感企业家、中国经济最具影响力年度十大人物……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图文